狼神Lancelot

叶修的对象。啥都不会。

【历史/韩文清】一如既往【老师再爱我一次联文】

【麻将馆联文(๑•̀ㅂ•́)و✧】

“卧槽,这次大家都考这么差韩老师会发脾气的吧。”a同学拿着成绩单,不安地说。
“我天,别吧!这次我倒一呢!”b同学想到了钱包上交的恐惧,痛苦地闭上眼睛。
“我靠那你惨了,这可是一模考试啊!”
“别吵了老师来了!!”忽然有人小声提醒,刚拿到成绩单后鬼哭狼嚎的班级瞬间鸦雀无声。
韩文清步伐稳健地踏入教室,同学们都低下了头,b更是恨不得找个钱包把自己塞进去。听着韩文清皮鞋踏在地上的声音,他满脑子只有“救命我还年轻”这一个念头。
“这次的成绩大家都看到了,我觉得不好。”韩文清一向懒得多绕什么弯子,直接开门见山,今天更是连上课问好这种走形式的环节都省略掉了。
一如既往稳重而严肃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感情。不过大家都知道,这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预兆罢了。
“为什么,班均分是年级倒数第一?得A的同学一个也没有?!”听见韩文清加重了语气,同学们便知道,要开始了。
“明明上学期我们还是第一,你们是不是觉得历史是小科,不重要?就松懈了?!”
沉默。
b默默地咬紧下唇,想了想,好像是这样,最近总是一回家就开始打排位,反正语数外都名列前茅的他只要稳住问题不大,历史?小学科这种东西身为学霸的他还不随便考考?
历史成绩谈不上优异的他,终于还是翻车了。
b那个悔恨呐,一个劲骂自己sb,碰上这么个历史老师还敢不好好学,觉得过完年自己胆子是有点肥了。
“试卷确实很难,但别的同学考的也是这个卷子,这是你们考成这样的理由吗?”
“b。”韩文清叫了b的名字。
b飞速站起,内心是崩溃的。
“你解释一下,这个北京条约的内容,我考前是不是强调了好几次?我说了这几个条约要弄清楚的吧?你上课到底听了没有?!”韩文清倒不怎么介意他考差,但是对这种无视他再三强调的重点的,他总是很严厉。
b简直快哭了,小心翼翼地说:“老师,这天津条约讲北京的事北京条约讲天津的事,我。。”
底下的同学开始哄笑了,不过忽然想起这是谁的课,笑容又纷纷凝固在脸上。
韩文清没有理会刚出现就消失了的笑声,冷淡地说,“你坐下。”
b松了一口气,却暗暗攥紧了拳。
“我相信大部分人也是努力的,但是这次为什么考成这样?我希望大家可以好好想想。”韩文清顿了顿,又补充道,“或者觉得老师的教学方法有什么问题,可以提。”
同学们愕然。
妈呀谁敢跟你提意见啊?
“虽然这次失利,但是,我希望大家也不要失去信心。有需要的同学课后可以来找我单独谈谈,出了问题就解决,我们一起来解决,没什么。”
同学们吓哭。
妈呀谁要跟你谈人生啊还单独?
“我教历史已经十年了,送走了十届学生,对于把每一届学生都教好,我很有信心。”
少有的,从韩文清的眼睛里,大家似乎看见了名为岁月的东西。“老师年纪大了可能说话没有那些年轻老师有趣,但是对于知识,我希望大家是要有追求要有爱的。”
同学们从韩文清的话语里,听出了,温和的感觉???
同学们震惊。
妈呀这还是我认识的韩老师吗?
韩文清说完这话,又恢复了常态,还是那种严肃的语气:“我希望在下一次的二模考试里,我们班能调整状态,保持优势,一如既往。”
b默默地攥紧了拳头。
自己不过是以自己的前途为代价,贪图一时快活,而他已经在这份工作上,十年如一日地奋斗了,只是为了让大家拿到满意的录取通知书。
一如既往。
“好了,不废话,讲评试卷吧。我们看第一题...”
乍暖还寒的风吹过,b看着讲台上的韩文清,忽然觉得,十年,也是很长的一段历史了吧?
下课铃响起,韩文清简单的说了一句“下课”就转身离开了。偶尔露出了柔软的那一面,但他还是那个喜欢干脆利落的韩文清,对拖堂这种事情没兴趣。
b追了出去。
“那个,老师...”
“什么事?”
“就是,就是,下个礼拜的晚自习,能不能帮我补习一下啊?”

【END。】

评论(1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