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神Lancelot

叶修的对象。啥都不会。

【历史组/李轩中心】鬼哄你呢【老师再爱我一次联文】

【麻将馆联文(๑•̀ㅂ•́)و✧】
【一个看了开头就能猜到结尾的无聊故事,学生依然用ab表示但与之前那篇不相同,出镜人物李轩李迅韩文清张新杰,cp无,ooc有,三流写手,谢谢大家w】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胡说八道开始=======

————————虚空班の场合————————
下课铃是欢快的,但考试期间就不一样了,这可是意味着收卷的。
“哎哎哎,等会等会,13、14、15题选什么啊!”a急切地小声问b。
“我选的C、C、C...”b的声音似乎有些迟疑。
“靠!你哄鬼呢!我已经连选了4个C了!肯定不对啊!”
“别问我我不知道错了别找!我也连选了好几个!”
b不是对同桌不耐烦,他是真的慌了。
AAAAABBDBBCCCCCDDDAD,哪里是连选4个C这么简单啊!b自诩历史成绩还算不错,但这到底是什么鬼啊!
看着答题卡上涂得几乎是整整齐齐的那些小方块,鬼使神差地,他把本就不太确定的第15题改成了B,仿佛这个小小的改变就能把这串莫名规律的选项和谐掉一样。

————————李迅の场合————————
“轩哥,听说这次月考卷你出的啊?答案发一份给我吧。”历史组办公室里,李迅随意地问着。
“自己写呀,自己都当老师了还抄答案呢?”命题组组长李轩漫不经心地调侃道。
“卷子没看呢。”
虽有上下级关系但是这么些年下来了都是朋友不必解释什么,李轩也不多废话,随手一张早已打印好的答案解析就递过去了。
“嘿嘿谢谢轩...啊?这什么?月考答案?认真的?你哄鬼呢?”
李轩耸肩。
愚蠢的人类。

————————李轩の场合————————
两天后。
“同学们早啊。感觉考得怎么样啊?”
“老师快报答案吧!”
“好啊,那我们马上就开始讲试卷啊。”
“不要!老师先对答案!”
李轩没理会下面那一片哀嚎遍野,从第一题开始一道一道地开始讲评了。
他很清楚,很多学生急于知道自己成绩,往往对完答案就开始沾沾自喜或者心态爆炸,哪有心情听他讲评了。
一次考试的成绩是次要,学到知识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对于大家来说,这简直就是凌迟处死。
“卧槽真的是5个A!我前五题全对啊!”b激动地用手肘撞了同桌a,后者被他突如其来地袭击,试卷上画下一笔难看的红笔印。
“嘶你干嘛!谁出的卷子啊?谁敢这么选啊?”a低声抱怨着,他连错两题,而那两题正巧又是不确定是A还是其他选项,后来看这么多A就没敢再选A,结果这样一来谁知道在排除两个错误答案后他又完美地躲过了正确答案。
“这谁安排的答案啊,不像是隔壁霸图班老韩干的事啊?”虽说韩文清威名在外,但是这些学生总是背地里悄悄地跟他们叶老师学着这么叫,皮这一下非常开心。
“鬼知道啊!”a很是郁闷,现在完全没心情陪b讨论这些。
“哎该不会是...”
“...有些同学啊别骄傲,选对了这几题算什么,待会有你哭的。”讲到第7题时李轩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却是看着自己的试卷也没有什么目光暗示,“所以第6题选B。”
b心虚地闭了嘴,看了一眼卷子,耶,第6题他也对了。
接下来每公布一题答案就让同学们心中咯噔一下,因为这个答案好像,真的不正常。
所有人都把这答案的结果猜到个大概了,但是没有人愿意放弃挣扎,还是抱有那么一丢丢希望的。
已经到第15题了,和那个不可能的结局已经越来越相似。
b咬紧了下唇。
这道题,按照这个套路,恐怕是选C,可是他在收卷前,忽然决定改成了那个他并不确定的B。
火药开始用于军事到底是什么时候?宋啊肯定是宋啊!怎么可能是唐啊这个C一看就不对嘛!司南是春秋吧!肯定是春秋吧!战国都啥时候了!选B吧这题肯定是B吧!
吧?
“这题很简单吧,送分的,火药唐开始用于军事,宋代广泛用于军事,别弄错,选C。嗯,看16题,明代内阁...”
b摇了摇头。
他潜意识里已经知道了正确答案,可能有些小遗忘了,但是这么基础的东西讲道理真的不该错,可是终还是没相信这个奇葩的五连C。
不,他觉得,恐怕自己是没有相信自己。
凌迟终于结束了。
此时班上已经不是哀嚎遍野了,直接就是停尸房。
谁出的?谁敢选?
“卷子我出的。”李轩自己回答了这个大家都憋在心里没敢问的问题。
“嗯,上次一模吧给大家打击挺大的,我是害怕你们不自信了,所以跟大家开个小玩笑啦。”李轩道,“我就是想告诉大家,不管答案有多奇怪,一定不能为这种问题慌了,一定要相信自己啊。”
b悄悄叹了一口气,那道题他可以写对的,倒是a听了他的答案选C对了,但是a虽然问了那3题却也没敢全抄,仍信不过他也信不过自己,还是选错了一题。
“还有一个好处啊,让你们会的人不敢写,不会的人不敢抄。”李轩看着大家脸上各种五味陈杂的表情,笑了笑,“哈哈怎么样可不可爱?!”
可爱?!你哄鬼呢?!

————————韩文清の场合————————
韩文清和张新杰是老朋友了。虽然大学毕业后因为专业不同没有成为同科老师,但私交一直不错。
李轩的月考卷出得不错,韩文清嘴上不说,但对这些优秀的新人成长起来是又不服又欣慰,不过等他自己做完一遍卷子,一看这答案,他就坐不住了。
固执的韩文清,严肃的韩文清,韩文清觉得有必要和张新杰吐槽一下这事。
关系是好,但毕竟不在一个组了,大家工作都忙也不能没事总找人家玩吧,而且韩文清私心也不愿意特地跑去打扰张新杰,他觉得还是找中午的时间跟他说好了。
可是张新杰食不言寝不语,生活规律精密如仪表,要找他聊天怕是只能在饭后散步的时候。
“新杰?”终于等到张新杰吃完饭,韩文清才表示有意和他一块去散步,不过他忽然意识到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这事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哄鬼呢?
“历史月考卷,李轩出的。”直截了当了,懒得绕弯子。
“嗯。”张新杰表示他在认真听。
“选择题答案是连续4个A连续4个B连续4个C连续4个D。”韩文清觉得这在考验他的肺活量,他本想说AAAAABBBBBCCCCCDDDDD,但是感觉太傻了就换了一种说法。
结果,还是很傻。
哄鬼?他们这是都被鬼哄了好吧?
张新杰笑了笑:“很好啊。”

————————李迅の场合————————
李迅觉得这个卷子出得真不好。
不是题不好,这个答案安排的,太...李迅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
他觉得,李轩这么皮,身为学科带头人的韩文清要生气的。
午饭的时候,他和同事们谈笑风生的时候,时不时瞟一眼隔着两桌的韩文清。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啧,老韩好像在看别人啊?
谁?
看张新杰?
吃个酸辣粉加醋都要精确到十分之七又三分之一勺的张新杰?
张新杰有什么好看的?
因为大家熟了之后都知道,张新杰吃饭是绝对不会说话的,所以时间长了也没人陪张新杰一起吃饭了。
忽然好奇。
饭后他和盖才捷一块散步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往韩文清和张新杰那边靠了靠。
果然,严肃如韩文清,也忍不住跟好友吐槽了这件事。
然后,他看见,张新杰好像是笑了?
哈?

【END】

====================

【愚人节发这个真是orz悄咪咪编辑一下夹带一点私货:一个小细节有没有小可爱看出来了呀,李轩上课的时候正准备讲第7题,但是他知道同学b在开小差没听见第6题,所以特地又报了一遍第6题答案。】

评论(7)

热度(24)